谁给兰亭序添了一个字?

时间:2017-09-10 03:04:26 浏览次数: 作者: Admin  

     
      谁给兰亭序添了一个字?
     7月25日的《书法报》上,刊登了一篇署名王冬亮的文章:《魏晋书家的闲事》。其中有一段说:“徐僧权干得最漂亮的一票就是在很多王羲之真迹上写上了"僧权’二字,竟然流传千古了。”
     其实,徐僧权干得最最漂亮的,当属他在王羲之兰亭序上的押属签名。这个签名,使兰亭序有了第二个版本,成了一个千年书法之谜。
     现在人们看到的兰亭序都是后人摹写的。分为两类:一类是墨迹本,有三种。摹写者分别是褚遂良、虞世南和冯承素。尤以冯本最得王羲之精神,被列为三种墨迹之首。是现今人们临摹兰亭序的主要范本。由于在其卷首钤有“神龙”小印的一半,因称“神龙半印本”,简称“神龙本”。另一类是黑底白字的碑刻拓本,只一通,由欧阳询摹写后上石刻碑。因该碑流传多年后在河北定武出土,因称其为“定武兰亭”。自古至今的兰亭序的摹本多达100多种,惟上述4种成了兰亭序的主要传本。
     兰亭序有多少字?有两种答案。一是324字,从上面三种墨迹本上一数便知;二是325字。记载有三:1、《晋书》,2、《古文观止》,3、定武兰亭。而前两处也是根据定武兰亭而来。
     定武兰亭比神龙兰亭多的一个字是什么字,多在何处?准确答案是“曾”字。神龙本中是“不知老知将至”,定武本则是“曾不知老之将至”,差别就在于此。多出的“曾”字是徐僧权的“僧权”二字签名的一部分。后来“僧”的“亻”及“权”字泐失,仅剩“曾”字,又因其在行间的“不知老之将至”的“不”字之旁,被误为行间补字,因此在刻碑时刻入碑中,出书时抄入正文,成为今天的325字本。
     徐僧权是南朝梁的宫廷鉴书人之一。遵圣谕,鉴定宫廷所藏书画。对确定的真迹,由鉴定人在鉴定物上签字画押,以为证明。而那时的签字位置不像今天基本上都写在作品的最后,而是可以在作品的任何位置,因而被误为行间补字,成了第二兰亭。今天的一些习书者不知其故,临摹时也将鉴书签字一同临写了。关于此,我的《东京书法生活》一书中的“从清雅堂到兰亭序”一章有详尽介绍,此处不再赘言。
     
(本文来源:)
上一篇:陈进国谈现代孝道新理念:不能一味崇古非今     下一篇:世界第二大书展,你不容错过的意外|一起逛北京书博会
相关阅读:
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心聚力
华南广场最大规模高迪主题展登陆上海逾百万块马赛克手工拼贴
摩洛哥哈桑二世大学文学院举行中文专业治疗仪式
打呵欠影片集体发力佳作对决点数档期强化品质
莫高窟30年探世遗典范之路:内外兼修谋完整弄脏
饶宗颐早期折叠碑刻轶失40余年在故乡潮州重现
首届华语戏剧盛典处理史可:终于把自己想象中的艾碧呈现在舞台
《关汉卿》新登舞台王斑无拳无勇演绎戏剧人的戏剧人生
感悟湘风楚韵凝聚情感共识
菲利普德曼特将接管电视台博物馆